玄幻言情女尊小说《万年孤独》(36-40)
2016-10-12 10:17:0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(36)

悟空:我!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!

高小姐:又来!那个猪头自称天宫的元帅,你个猴头自称大圣。你知道我是谁么?我就是春笋杯选美大赛冠军得主红林仙姑,是美丽得连猛虎巨蟒也拜服脚下的芷茵女侠。干脆大家都疯了算了!

悟空:什么?元帅?

高小姐:是啊?好像叫天蓬元帅什么的。

悟空:了解。实话告诉你,我就是你爸爸……

高小姐:啊?爸爸……我可想死你了!世上只有爸爸好,有爸的孩子像块宝……

悟空:你疯什么呀!我就是你爸爸……叫过来的。

高小姐:靠!不早说,让人家浪费表情。你来干什么?

晓风扮演的老师:停!

残月扮演的导演:怎么啦?

老师:就算后院阁楼被猪妖弄得一团黑,伸手不见五指,高小姐凭声音也该听得出是不是她老爸呀,何况悟空一进来,高小姐就骂他猴头,怎么还会抱住一只猴叫老爸呢!这明明是在轻蔑观众的智商嘛!

导演:南山月老师,您老人家也太较真了,跟现在的电视剧观众,还谈什么智商不智商的。何况,这是搞笑剧!

老师:搞笑剧就可以乱搞吗?起码还得有一点逻辑性嘛。

导演:还谈逻辑……哈哈哈……我请您当艺术顾问,只是给您老一点面子,您还当真呀!人家当顾问,都是不顾不问,只管拿顾问费。您太较真了,这不好,不利于那个和那个谐那个社会的建设。

茶妹扮演的编剧:好了好了,就当是高小姐想她老爸想疯了,想得顾不上逻辑了。

老师:高小姐真的疯了吗?没有呀!一个头脑清醒的人,怎么能不顾逻辑呢!就是挂个名,不拿什么顾问费,我也要顾要问。我要对艺术负责,对我的名声负责!你以为我把你那一千元顾问费当一回事呀?

导演:一千元?我明明……那副导演……

老师:副导演送来的顾问费,不多不少,刚好一千。我还开收据给他呢!

导演:这副导演,也太黑了!虽然他在官场混过,有点职业习惯,我理解,但五千元的顾问费,自个儿吞了四千,也太那个了!如果不是看中他的关系网,我,我……算了,别提他了!不好意思,顾问费五千元,待会我一分不少地补给你。

高小姐:你们啰嗦什么呀?还拍不拍戏呀?

导演:当然要拍,不拍戏,给你一天五万元的片酬,我拿来养狗呀!刚才你说到哪了?

高小姐:你来干什么?

悟空:我来解救你啊?

高小姐:你怎么救我?

悟空:我就这么着、这么着、这么着。

高小姐:什么乱七八糟的?

悟空:拜托,给我一点神秘感好不好?大家以后还要看呢!现在就告诉你,以后的戏还有人看吗?

高小姐:好吧,不管你了,演完收工!那边的《红楼梦》和《三国演义》都在等我呢!

悟空:好多片约啊!明年开拍《水浒传》,潘金莲也肯定非你莫属了。

高小姐:没办法啊!春笋话剧团,美眉这么少,像我这般羞花闭月的,当然戏多了。

悟空:羞花闭月?我呕,我吐,你真是我的呕像!

高小姐:呕吐不用急,请服用高老庄牌止吐灵。高老庄牌止吐灵,用了才知道!

晓风解说:不多时,怪风滚滚,日月无光,猪妖出现了。悟空赶紧变成高小姐模样。

(37)

只见晓风戴上猪八戒的面具,成了猪妖。

猪妖:大家好!终于轮到我出场了,让大家久等了!不好意思呀!请掌声鼓励,笑声捧场。哈哈哈……

导演:你疯什么呀!你以为你是山本大叔呀。

猪妖:切!山本大叔早过气啦,现在当红的是娘娘腔呀!

编剧:俗不可耐,俗不可耐!这种人只配上央视春晚。

导演:别啰嗦,快进入角那个色。

猪妖伸开双臂直奔高小姐:娘子!

残月扮演的悟空变成的高小姐避之唯恐不及:啊?你不要过来!

猪妖:你每日都这样讲,我还不是日日过来?

高小姐:老猪,我看出来了,我是逃不出你的猪蹄了。我们私奔怎么样?现在流行私奔。

猪妖:啊?好!我们怎么走?

高小姐:我们互相背着走!

猪妖:你背得动我?

高小姐:我们玩石头剪刀布,谁输了谁背对方走一里路!

猪妖:好刺激!来!开始!

茶妹当起了播音员:后面内容更精彩,广告之后就回来。别走开,莫换台!广告:朋友,你失眠了吗?如果你失眠了,请看李乙隆的书吧。李乙隆的书,催眠功效显著,保证你看上5分钟,睡意油然而生,看上10分钟,即可沉沉入睡。

猪妖:娘子,你好厉害呀!已经走了三十多里路了,你竟然一次都没有输过!早知道就让你去赌那个六那个合那个彩了。我赌那个彩,可是输得把赚食家伙钉耙都输掉了。

高小姐:说你是猪脑!你个猪蹄子,只有二个指头,不出剪子就没得出了。

猪妖:啊……你到底是谁?

高小姐:什么意思?

猪妖:高家小姐一向不识数,他爹让她去补数学她不去,偏要来春笋学舍学作文,还不是因为南山月老师长得帅!她呀,不用说石头剪刀布了,就连手指头都数不清。你到底是谁?

茶妹解说:悟空一抹脸就变回原形。

猪妖:啊!导演,有鬼啊!

茶妹成了导演:靠,什么鬼,是孙悟空啊!

猪妖:他真的会变啊?

导演:你以为呢?

猪妖:你这摆明是在忽悠我啊!

导演:忽悠你妈!快演先!

猪妖:你是谁?

悟空:你不认识我,我却认识你!

猪妖:我是谁?

悟空:靠!你连自己都不知道?

猪妖:我是问你我是谁!

悟空:你不就是世界大笨猪协会主席天蓬元帅么!

猪妖:他爸爸的,连我的隐藏身份都看出来了,你的眼睛好毒呀!

悟空:当然了,因为我用了宇宙制药六厂生产的太阳牌眼药水……

猪妖:讲了这么多话,你的声音怎么还是这样好听?

悟空:因为我天天喝东山湖客的石心水。

猪妖:靠!你总要插广告!你究竟收了人家多少红包?也不分给我一点。你要再这样,我就告诉广潮师尊!

悟空:你敢!

茶妹解说:悟空挥拳便打……两人拳来腿往,只打得昏天黑地……

茶妹成了老师:悟空,你的金箍棒呢?

悟空边打边应:猪妖赌那个彩,把钉耙输掉了。他赤手空拳应战,我用金箍棒打他,胜之不武呀。

茶妹解说:悟空终于制服了猪妖,把他抓到唐僧面前。

晓风又成了唐僧:悟空,就算你抓不到妖怪,想送人家一头猪,你也应该问问人家是不是回民先?

悟空:师傅,他就是妖怪!

唐僧:猴儿,你又偏我。

悟空:偏你?

茶妹又成了编剧:靠!又打错字了。应该是“你又骗我”!

残月又成了导演:你小子老打错字,还敢说在春笋学舍混过的!如果不是看在南山月老师脸上,我早炒你了!

(38)

编剧:此处不留人,自有留人处。想我这春笋学舍高材生,货真价实的金牌编剧,到哪里没碗饭吃?你炒呀!

永武扮演的白龙马:什么金牌铁牌、牛排猪排,我这一号男主角……你没听过“白龙马蹄朝西,后面跟着仨徒弟”吗?排名最前面,不是一号是几号……我这一号男主角,才给我二句台词,还金牌编剧呢,白痴编剧还差不多!

编剧:你骂谁?

白龙马:谁看我我骂谁?

编剧:你……

导演:你这编剧丢不丢人呀,跟一匹马较什么劲,我瞎了眼,找上你。

茶妹这回戴上的竟是猪八戒的面具,她接替分身乏术的晓风客串了一下猪妖:让老导和老编加上一匹马较劲去。摄影师,我们继续,演完收工。

猪妖把头转向唐僧:你就是从西天去大唐取经的和尚?

唐僧:说反了,是从大唐去往西天的。虽然距离一样,但从理论上讲……

悟空:停!人家只不过是随便问一句,你什么理论上实践上的。你比樵师伯还唠叨啊!

观众席中,林樵人忍不住嚷了起来:“怎么把我也编排进去了!你们的耳朵欠我摘!”

猪妖:真的是?那就对了!是观音菩萨让我在这里等你们的。这是她老人家给的介绍信。

唐僧:观音菩萨让你在这里等我们?

猪妖:是啊!加入你们的团伙,保护你去大唐取经啊!

唐僧:又错了,是西天!不过既然是菩萨介绍的,我就收留你吧!

猪妖:耶!从良喽!

唐僧:靠!这叫皈依佛门,你以为你是什么?

猪妖:好好好,跟你走就是了!

唐僧:各位观众,猪妖既然已经成为主要人物,也应该有个好名字,我就给它个名字叫八戒吧!

猪妖:八戒?

唐僧:正是。也就是戒酒、戒色、戒烟、戒懒、戒馋、戒赌、戒骄、戒躁、戒……

残月扮演的编剧:够了,已经八条了!

唐僧:是么?哦,大概是吧,反正我不太会数数的。我的徒弟们呢?

残月扮演的导演:靠!他们早就走了!还等你唧唧歪歪的!

唐僧:啊?不讲义气啊!给我马!八戒,你快下来!小心累坏了白龙马,人家可是那个高那个干那个子弟啊!

茶妹扮演的老师:什么那个高那个干的,他老爸顶多就是一个地方的水利部门领导嘛。

导演:收工收工!今天就拍到这里吧。

导演把头转向茶妹扮演的高小姐:今晚,高小姐你无论如何要让狗仔队拍到一些猛料。通稿的题目我定好了:“片场上四射火花,高小姐花落谁家,是猴是猪还是马?”保证上全国各大报纸娱乐版头条。通稿的内容就有劳编剧了。

晓风扮演的编剧:能不能上头条,还要看你的红包够不够大。

高小姐竖起食指压于嘴上:小声点,你们小声点,别让广潮师尊那老古董听到。他一听到,我们准没有好果了吃。

戏在最后,还要把广潮师尊调侃一把。老古董笑得只见牙齿不见眼。

被调侃得最多的是南山月老师。只见他静静地看着学生们的表演,嘴角挂着一丝微笑,一副怡然的表情,自始至终,不吭一声。

演员们手拉手出来谢幕。

掌声一片。

演员甚少,剧中人物甚多,幕后人导演、编剧,甚至他们的老师,也不甘寂寞,纷纷走上台前,走进剧中。一个演员扮演几个角那个色,见缝插针,谁有空档谁上。倘若说书人交代不周,请多包涵。

说书人李某一向清廉,并没有收取他们的版面费,但不惜版面,把他们这出戏,从头到尾,原汁原味,现场直播下来,是为了更直观、更具体、更感性地把他们这帮人日子过得妙趣横生的情形,表现出来。

同一时间,丹明法师正在闭关静修。

东山湖客陈汉则在给释永弘大讲人类战胜镇尼的故事。

到了亥时,也就是夜里九点至十一点间,众师友陆续上床睡觉,睡得十分安稳,梦境也很详和,没有什么故事可讲。

众师友中,这一那个夜过得最不爽的,是那个散仙。

散仙不是仙,就像公仆不是仆一样。在众师友中,从福报来说,他是离仙最远的一个。但相对于山外尘世来说,他的遇仙之缘,芸芸众生望尘莫及。

但这一那个夜,他却没有那么幸运,因为他遇到的不是仙,而可能是鬼。

(39)

把镜头转向散仙,且让说书人从散仙昨日离开东山湖时说起。

先讲一讲这所谓东山湖的方位吧,从广潮道寨看来,它在西南,陈汉称它为东山湖,是从山外乡民的角度来讲的。从东山湖去山外,最直捷的路径是往西经杀人坷,湖客运水出去,就是走这条路,把水运至一个镇上,那个镇叫两英墟。从东山湖到两英墟约一铺路。散仙不喜欢走这条路,他舍近求远。有时他与麻竹溪水流逆向而行,沿溪畔小路走,途经西洲,从西洲再走一段时间,就可以到一个土名“狗唔吠”的小镇上。有时他顺着麻竹溪水流方向走,途经凤凰山,从凤凰山出去约半舍路程,即一铺半路,也就是十五里路,就可到达一个大乡。乡名叫鸥汀。“鸥”者,海鸥也;“汀”者,海边绿地也。这里是海鸥翔集之美地。赤米溪水往西南方向流至东山湖,与麻竹溪水汇合后,向东流去,经过凤凰山,流向大海。散仙这次走的就是水流方向。

且说散仙到了凤凰山,仿佛从与世隔绝的地方来到人间,手机有了信号,他迅速把在东山湖听到的怪闻发上微博“万年孤独之散仙”。然后,拜访了“竹田三贤”。

被誉为凤凰山竹田三贤的是长乐绅士、锦麟居士、舒玲芳子。因乡民认他们为贤者,再加上他们所住地方在一片竹田之中,因而得名。

他们所住的地方,是一所建在凤凰山半山腰的建筑风格中西合璧的大别墅。竹林掩映,风景宜人。

别墅无名,外人称之为凤凰大院。

别墅中各人住所却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。长乐住在伏虎轩,锦麟住在品涛斋,舒玲芳子住在墨楠苑。

仁者乐山智者乐水。凤凰山岂能无水!山上有涧,传说昔年每当涧中水起波涛,就有虎来,故称虎涛涧。山后有曲径通幽,转了个大弯,顿感眼睛一亮,豁然开朗,视野无边,可遥望大海,在那儿筑有一亭,称海亮亭。那亭历史悠久,古色古香,却也难敌岁月风雨,破损严重。竹田三贤入住凤凰山后,在尽可能保存历史风韵的基础上,对此亭予以修缮。此亭今日看来,仍为古旧之亭,却无破损之处。

散仙半仁半智,爱山爱水,尊老敬贤。每从这里路过,必欲上山,赏景访贤。三贤对他这位民间集大成者、信息灵通人士、微博控,也相当礼待。网上看得到的热点新知,散仙几乎都知道;网上看不到的奇谈怪闻,散仙也知之颇多。他为人爽直洒脱,虽有时要玩点小聪明,却毫无损人利己之心。这样的人士,是不该受冷遇的。

凤凰山三贤,来自海外,在游历中迷上此山风光,便向此山属地乡里租下整座山,租期五十年,租金倘若按当时金价换算,恰好是黄金万两。正因为这单买卖,当时穷得差点要当裤子的乡里头人,一那个夜之间,雅车豪宅美女,应有尽有。乡民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。这种情况让三贤纳闷,却也不是他们管得着的事。他们所能做的,只是开学前到乡里去给贫民子女送学费,过年去给乡里老人送红包,再在听到哪个乡民生病无钱救治时,嘱菲佣送去医药费。让他们所喜的是,这儿未被城市化,民风依然淳厚。除了乡里头人,未有乡民会让他们产生厌烦之心。

虽然整座山都被三贤租下,但三贤并没有采用什么隔离措施,任何人都可以随时上山游玩。之所以租下整座山,是为了使凤凰大院周围环境得到保护。

三贤在海外的产业很大。他们有花不完的钱,却过着简朴的山居生活。

散仙在他们这里混了一个时辰,见天色将暗,起身告辞,往鸥汀乡赶路。

说书人讲他可能遇见了鬼,就在此夜。

(40)

凤凰山脚民风淳厚,那是三贤的看法。散仙心里另有一番见解,只是不想当着竹田三贤的面讲出来而已。来自民间并且一直深入民间的散仙,对世态人心的评说往往入木三分。

此处民间宗教信仰主要是祖宗崇拜、泛神崇拜、因果报应。除了拜佛祖、拜玉皇上帝,他们最崇拜的,便是自家祖宗和乡里最大的神地头老爷。每年会举行一次隆重的“游老爷”活动,用专门的轿子抬着地头老爷的泥塑神像走遍乡里各个角落,包括四边。

在边界游老爷,与邻乡友好时,是一种文化交流,不友好时,是一种示威。四边都设有土地伯公。

散仙认为,乡民的集体信仰会让乡里的神产生力量,因此,他们的地头老爷有时很灵。如果大家都到地头老爷那里去诅咒谁,谁迟早肯定遭殃。

这些信仰会让他们对乡里头人胡作乱为表面上不大理会,但背地里大家都会骂上几句。他们深信,时候一到,善恶有报。他们也相信,众人的唾骂会把人骂死。在乡史上,坏的乡里头人,不得好死,断子绝孙,不乏其例。改朝换代时,坏头人会被众人活活打死,坏头人的子孙即使并不坏,往往也没有好结局,除非他们逃跑。即使在同一个朝代之内,在动荡的年代,上面打倒大人物,下面打倒小人物,一旦时机合适,乡里人便会奋起把头人及其家人打死打伤。乡民把这些,都归结为报应。不管他们平日里多么善良,当他们有机会打死坏头人时,是毫不留情的。

散仙从凤凰山脚的凤凰乡,一直走到海边的鸥汀乡,一铺半路,即十五里路程,得经过二个小村。

这片地方的信仰和风俗,大同小异。

散仙每到鸥汀乡来,必定找住在这里的一位姓李的好朋友,在他家里住上一二天,海吹神聊。

这一回,朋友李生不能留他在家里住了,因为家里的空房已入住了一位亲戚。

李生便向附近有空房的朋友借房给散仙住。

李生有个姓陈的朋友,且称之为老陈,自建有一幢小楼。老陈一家在小楼里住时,每到子时,总会被楼顶玻璃珠落在地上的声音吵得睡不着觉。住到楼顶那个房去,依然如故。一直住到最顶的楼层去,依然能听到来自房顶的玻璃珠落在地上的声音。

老陈觉得奇怪,但一直找不出原因。

反正他有钱,另购置了一套商品房,便把那幢小楼空着,打算租给人家办厂什么的。

李生知道散仙见多识广,见怪不怪,其怪自败,所以,也就毫无保留地把这幢小楼的这点烂事讲给散仙听,并道,如果散仙怕吵,就去旅馆住吧。

散仙来了兴趣,想探明个究竟,便入住老陈小楼。

到了子时,也就是晚上十一点至凌晨一点这段时间,果然,那声音便响起来了,先是零落几声,试探似地,脆脆的,仿佛拇指粗的玻璃珠从高处落下,掉到地板上,还弹跳了几下。接着,声音逐渐密集起来。有时听起来是几颗同时在跳,有时好像是一大把同时撒落,哗啦如雨。这声音,在宁静的子夜,显得格外清亮。

这幢小楼并不是在荒僻之地。仔细听,还能听到附近的人声。没有什么好怕的。听到人声就感到有胆量,好多时候,人是多么需要同类呀!

散仙亮起了灯,拿着灯上楼去看。

在他所住的房间之上的这间房,门没有上锁。散仙推门进去。


附:

一、2011年12月开始创作《万年孤独》,初以每天3000多字速度进行。写了20多章后始在网连载。后因忙于他事减速。时断时续。2016年2月开始在微信公众号《李乙隆作品》上连载。

二、《万年孤独》(百万字小说)纵横人类古今,探寻终极真理。人文精神,宗教情怀。融玄幻、武侠、言情、女尊、恐怖、搞笑等于一炉。章章有伏笔,处处有呼应。情节曲折有趣,张弛有致。让作者与您一道,畅游无穷的时间与空间。充满阅读与想象的快感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