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幻言情女尊小说《万年孤独》(21-25)
2016-09-18 15:10:02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(21)

散仙所讲,并不新鲜,二友未被吸引,悄声聊起家常。

散仙道:“好戏还在后头!却说干将把镆铘剑献与吴王,把干将剑留下。后吴王知道干将还留有一把宝剑,派人去取,并说:‘如取得剑,立杀!’干将被迫取剑时,宝剑从剑鞘中跃出,化作一条青龙,干将乘之,升空而去。人们皆说,干将已成剑仙。吴王得知,叹息不已,愈发认为镆铘是把宝剑,细心收藏。但不久,镆铘剑也不知所踪。”

林樵人道:“六百多年后,晋朝丞相张华见牛斗山有紫气,闻听雷焕知晓天经地纬,召来问之,雷焕道:‘此乃宝剑之精气,在豫章丰城’。张华即补雷焕丰城令,令他搜寻宝剑。雷焕到丰城后,遍城搜寻,掘城墙,挖房基,得一石函,长六尺,宽三尺,开视之内有双剑。于南昌西山之上拭之,光芒万丈,以一剑送张华,留一剑自配之。张华得剑详观剑文,乃干将剑,即问之,应有镆铘为何没有?既是神物,终当和耳。雷焕求予佩之,张华默许。”

东山湖客也不甘示弱,接上樵夫话茬道:“一日,雷焕和张华各自佩剑过延平津,两剑突然双双跃入水中,急使人入水求之,只见二龙腾跃而起,入水的人大骇而还。接着只见二龙向东北方飞去……二龙飞到石岛湾上空,为石岛湾风光秀丽所迷,镆铘遂驻足落下海面,成为镆铘岛;干将见镆铘落下水面,也落于北岸,成为干将山。镆铘岛和干将山像一对门神一样守护着石岛湾,使这里滩平浪缓,成为渔船停泊和人们游泳的胜地。”

湖客樵夫喜欢这样讲,说书人只得照实录下,并非有意植入石岛湾旅游广告,此书也不是央视春晚,请君明察,勿怪为盼!

散仙见二友讲得起兴,便由他们去讲,自己只顾喝茶。

二友讲完,散仙故意问道:“还有吗?继续讲!”

湖客道:“锵锵三人行。轮到你啦!”

散仙道:“讲到哪里啦?……却说此炉,干将铸剑炉,在干将得到它之前,就已经炼过几把宝剑了,在干将之后,每被怪风卷到一处,那儿便有宝剑出现。这所谓怪风,也可能是卓文老师所讲的龙卷风。反正,此炉所出宝剑,天下闻名的有:承影剑、纯钧剑、鱼肠剑、七星龙渊剑、泰阿剑、赤霄剑、湛泸剑、轩辕夏禹剑,再加上干将莫邪,共十剑。”

樵夫道:“樵夫最佩服散仙的,是散仙的记忆力。有这种记忆力,不去考公务员,真是人才的浪费。”

散仙不理他,只顾把石炉来历讲完:“据考证,国际名牌产品张小泉剪刀、十八子菜刀,正宗的皆出乎此炉。据猜测,林老兄的砍柴刀,也由此炉产出。”

将砍柴刀与此炉扯上关系,樵夫来了兴致,朗声大笑:“哈哈哈……你这话,我爱听!”

湖客关心的是此炉何时来到此地,正欲开口相问,散仙已道:“却说某一日,又是一阵怪风,或者龙卷风,它就稳隐地落在这巨石之上了。”

湖客问道:“此炉乃神物,落于此地,定非龙卷风无心之举。散仙精通天文地理,望勿将这故事,讲得虎头蛇尾,还须点明此炉,何以至此?是吉是凶?”

(22)

散仙正欲开口以释湖客之惑,却见樵夫不理湖客之问,只顺己意而道:“石炉从天而降,砸在巨石之上,岂能悄无声息!巨石那道裂缝,定是由此而来。裂缝被石炉击出,清泉由石心涌出,就这么简单!”

散仙道:“林老兄自作聪明,所言谬之千里。”

湖客问道:“不是这样,又是如何?”

散仙信口道:“先说此炉何以来此?此地方圆半舍间,竟有二个险恶之地,一为跌马潭,一为杀人坷。此炉乃此地镇煞之宝。如无此炉,湖客所住,离杀人坷咫尺之遥,任你胆大包天,早已一命休矣!恶鬼噬人,可不管你胆大胆细的。据传闻,托塔天王李先生云游至此,见此地魔烟邪雾弥漫,便令天神,用直升飞机将此炉运送至此,徐徐放下,实现无缝对接,并未如林老兄所言,惊天动地砸出石心泉。李天王处事很低调的。”

散仙说罢,又埋头品茗。

二友也不吭声,表情淡然,心里却等着他继续讲下去。

散仙本想等二友发问时再接着讲,见二友似乎比他还能装,便自个儿开口了,只听他道:“却说有一日,有一只大鸟叼着一条泥鳅从这巨石上面飞过,那泥鳅恰好挣脱了鸟嘴,不偏不倚,正好落在这石炉之中。这石炉,风吹雨淋的,炉里积有一些雨水和尘泥。大家都知道,在鱼类中,就数泥鳅生命力强。这鸟嘴逃生的泥鳅,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居然在巨石之上石炉之中,吸天地之精华,摄日月之灵气,达百年之久,竟欲修练成精,正待兴风作浪,祸害人间。恰好天庭巡警开着警车出来巡逻,传说是二郎神和他的哮天犬,发现此镇煞宝物之上竟有妖雾欲起未起,我军阵地制高点被敌人占领,那还了得!忙把敌情报告灵霄殿当值赤脚大仙。赤脚大仙虽然买不起鞋,却能当机立断,即传令雷神前往除妖。雷神正想找个地方试试最新研发的超级武器天宫一号的威力,得令欣然前往……”

谈笑间,一只猫跳在案上。只见那猫脖子上戴着一链,链悬一小铁牌,牌书“招财”二字。这便是理想国著名宠物东山湖客的招财猫。

散仙把话打住,伸手抚那个摸那猫,一边喝茶润喉。“抚”与“摸”二字之间,插那个入“那个”二字,非李某口吃,此书开头已经讲明原因。这会恐大家忘了,再讲一遍:二个成词或不成词的字之间插那个入“那个”,是因为不这样做,发在一些网站会变成“口口”或星号。说书人十分尊重历史,即使今后没有敏那个感词,也不会删掉“那个”二字。

二友已被散仙的故事所吸引,都看着他,等着下面的内容。

散仙润了喉,声音又清晰了许多,只听他道:“雷神飞到此处上空,瞄准泥鳅精,放下天宫一号。只见天宫一号,形若鱼雷,疾如闪电,直朝正潜逃到污泥中去的泥鳅精袭来,仿若某国驱逐舰放出鱼雷摧毁敌方核潜艇。可怜此泥鳅一命呜呼。投鼠忌器,镇煞宝物未被损伤,宝物之下的这块巨石,却难逃城门失火的鱼池之殃。”

散仙也是个科普迷,这会儿便开始卖弄他的科学头脑了,只听他道:“根据质量守恒定律,即物质不灭定律,泥鳅精只是化为气体、灰烬和水,其质量不减分毫。根据更先进的质量和能量守恒定律,即质能守恒定律,泥鳅精的能量只是被转化了,并没有消失。泥鳅精百年修练的功力是没有了,但它的精魂,却是飞到赤米溪中,现在,正蛰伏在东山湖里,伺机而动!”

散仙讲话总是阴阳怪气,真真假假,玩笑和正经混为一谈。他的话,大体上听之有趣,信之则恐被哄着玩。

你拿科学出来卖,樵夫我还有宝贝呢!只听林樵人道:“根据佛学,泥鳅精也是‘地水火风’四大假合而成,‘四大’被雷神击散,他的所谓生命,就消失了。其精魂,在佛学上,可能应称之为神识,不知进入六道中的哪一道。”

三友正谈得起兴,却见那招财猫,实是中看不中用的宝贝,此刻像是被什么怪物吓住,竟一下子躲进东山湖客怀抱。

(23)

众人定睛一看,顿感这招财猫窝囊异常。吓住它的,不是别物,乃是一只硕大蜥蜴。那蜥蜴其丑无比,从树上滑下,尾巴一摆,钻进草层,攸忽不见。

散仙看着那蜥蜴消逝之处,若有所思。

樵夫打趣道:“看散仙那眼神,莫非这蜥蜴,竟是……”

散仙忙制止他,道:“天机不可泄漏!老兄请勿多言。”

二友认为散仙这个老江湖又在装腔作势、故弄玄虚,不再理他,闲谈起别的事来。湖客讲起他的招财猫如何猫通人性,樵夫谈起道寨那条黑狗如何狗懂礼仪。

樵夫忽想起一事,忙道:“对了,今天樵夫一是来喝茶,二呢?是来贺喜的!”说罢,装模作样打起拱来,连声道:“湖客喜得贤徒,可喜可贺!”

湖客满头雾水,道:“此语应由我等来讲,怎么竟让你抢着讲了?莫非真要我等贺你收徒?”

樵夫道:“丹明法师,另一高徒,法号永弘,你是认识的。此徒善根极深,将来会证得‘声闻’果位。何谓‘声闻’,容后再谈。樵夫已让永弘来拜湖客为师了。待他禀过丹明法师,即来行拜师之礼!”

湖客忙道:“林老兄莫非活得无聊,拿湖客逗乐?湖客身无一技之长,收徒所授者何?”

林老兄道:“永弘胆子极小。昨晚道寨出了一点怪象,有那么多师友集中在道寨,多少人身手不凡,可永弘居然被吓得晕了过去。樵夫想介绍他来向湖客学大胆。”

散仙最欲打听奇闻,好在走乡过里之时,添技插叶,到处传播,收获粉丝无数,俨然传媒界知名人士。一听到道寨出怪象,忙竖起耳朵道:“道寨怪象,请道其详!”

林樵人本来憋住不讲,是知道昨夜怪事二友迟早知道。大人们认为不足一谈,小孩们却会议论一段时间。等到此二友从小孩们或膳姐处听到一鳞半爪,自会向他打听,那时,他再侃侃而谈,便显出自己的分量及气度,让二友觉得自己也有深藏不露之处,不是拿着半桶水就到处晃荡的人。现在被散仙这样一问,便故作司空见惯的口气把昨夜之事轻描淡写一番。

尽管樵夫轻描淡写,散仙湖客还是听得惊叹不已。

樵夫讲罢,又谈起永弘欲学大胆一事,湖客一向对法师、真人那帮方外高人有景仰之心,听到丹明法师爱徒竟要拜自己为师,自是满心欢喜,道:“明日我去给法师送石心水时,就把永弘带来。”

散仙道:“那今日那个你得先备课,编教材,写讲义,以免徒弟来后,无从下手。”李某不得不第N次饶舌:在一些网站,散仙此语,“日”与“你”中间不“那个”一下,就变成星号或“口口”。“为何如此?”说书人满脸坏笑而问。

湖客当然听不到说书人饶舌,只顾接着散仙的话道:“不错不错,散仙言之有理,湖客自当照办。”

二友知他要备课,便乘机告辞。

樵夫散仙离开“汉财客栈”十几步远时,樵夫问道:“散仙意欲何往?如果没有事情要赶,何不到梅花新村找山月兄弟扯淡?”

“散仙忽想起有一事要尽快去做才好。代我向广潮师、南老师问好!散仙改日再来。”散仙讲完,拱手而别。

散仙本来对梅花新村之行,兴趣甚高,可此刻有新闻在身,作为传媒界一位业余专业人士,对女魔现身、六童降生这等惊世骇俗之事,岂能不争个首发!说不定此新闻能登上今年度世界十大新闻之榜,自己也可跻身名记之列。尽管自己眼下连个普通记者都不是,并没有获得政府统一颁发的记者证,有时到新闻现场去凑热闹,稍不慎便会被当成假记者打击,但成为名记,指日可待。这样想着,便脚步轻松,匆匆而去。

欲知散仙如何添油加醋传播此事,请关注其微博;欲知其账号,请先关注说书人微博。

说书人仍跟着林樵人的脚步说事。却说林樵人走在回寨的路上,不经意间,想起散仙所讲险恶之地杀人坷,便在走到高处时,回首去看看那在“汉财客栈”再往外走一里路便是的杀人坷……

不看犹可,这一看,竟见杀人坷腾起一股怪烟……

(24)

杀人坷这地方凶险邪僻,石异岩巉似怪物,树奇根诡显人形。颇通风水学的散仙曾说若有人家敢将先祖考妣穴葬于此,如果家门不出大奸大恶当世枭雄,便是全家死绝了。即便出了个奸雄,也传之不远。

那地方,夜里鬼火如灯,随风飞舞,常人远远观之,便不寒而栗。一般人对那地方避之唯恐不及。连鸟雀都很少在其上空飞过,自由放牧的牛马羊,也不会到那里吃草。那个地方,是南山月理想国到山外尘世去的捷径,但散仙平日进出理想国,都会绕开那个地方,舍近求远。只有这天不怕地不怕、仿佛头脑缺了一根筋的东山湖客陈老汉,会从那里进出自如。

现在,那股怪烟,因何而起?是何征兆?

陈老汉因为收了徒弟兴奋不已,正在瓦房中乐滋滋写讲义,根本不会去看到那怪烟。

散仙远远避开那地方而走,也不会看到那怪烟。

看来,这怪烟的发现权非樵夫莫属。虽说樵夫不玩微博,无意于当传媒名人,但见此怪象,岂能不速速报与真人、南山月知道!那地方虽未划入南山月理想国版图,但边境有异动,理想国中人,岂能视而不见、置若罔闻!

樵夫这样一想,便加足马力,往广潮老寨疾走。

到了广潮老寨,却见真人正在洗手洗脸。

樵夫上前道:“真人,敌境有异动,那杀人坷,竟腾起一股怪烟……”

真人只顾洗脸,洗罢,不慌不忙走到大厅坐定,茶妹忙给二人递上热茶。

真人呷了一口茶,看着樵夫,道:“唔,此茶不错。”朝樵夫道:“林老弟,怎么不喝茶?”

林樵人暗恨这老道太装,可还想把刚才所讲重述一遍,刚讲出“杀人坷”三字,真人道:“林老弟无须疑惧!杀人坷那烟,是老朽所为。老朽在那里,放了一把火。火烧过后,便剩下烟了。”

“真人放火,所为何事?”樵夫更惊奇了。

广潮真人徐徐道:“那地方呀,有个虎头蜂窝。那些虎头蜂呀,有邪物附体,欲于中国农历七月间,飞到山外尘世,传染一种无名病毒。老朽见七月将到,便一把火,把那个蜂窝烧了。”

原来,这邪恶轴心国竟研发出生化武器,好在理想国情报工作做得好,先下手为强,不但本国化险为夷,还为尘世除害。这样一想,樵夫禁不住开怀大笑:“哈哈哈……”

樵夫爽朗的笑声引来一人,不是别人,正是南山月老师。

师友三人礼罢,南山月道:“昨晚女魔出没,再加上杀人坷异动,农历七月将到,为确保孩子们安全,南某想让梅花村孩子都搬到真人道寨来住,我们几个也可集中力量,保护孩子。特来向广潮师申请。”

真人笑道:“哈哈哈!学生安全,重中之重。南山老弟所言,老朽早有此意。南山老弟总与我不谋而合,岂不令人快意!哈哈哈……”

茶妹与残月是宿友,住在梅花新村,此刻听到大人们这番谈话,欣喜雀跃道:“我去帮晓风残月他们搬东西,可好?”

真人和蔼道:“去吧,孩子!交代他们,干活时,宁缓勿急,安全为要!”

“好!”茶妹一阵风似地走了。

林樵人问起红林仙子,真人道:“红林昨晚送芷茵回洞,至今未回。想必是姐妹间谈话投机。且由她们讲个尽兴去吧。”

林樵人正有一句没一句地与广潮、南山月谈起散仙、湖客,门口闪进一人,急步进厅……

(25)

来者何人?

红林仙子是也!

只见她一进来,便道:“芷茵妹妹还在修真中,毕竟未完全摆脱人身弱点,今早天微亮众师友散去时,红林送女侠回洞,在那儿与她稍坐片刻,见她略显不适,手探其额,发现她有点发烧,想必是出洞来受了风寒,染上小恙。红林留在那儿照顾她。见她稍安,欲回来时,在洞口见猛虎巨蟒焦躁不安,恐其出山伤人。特来报与各位知道。”

真人微闭双目,凝思片刻,睁开眼睛,神色淡定,徐徐道来:“猛虎巨蟒因虎童蟒童离开,刚开始时会不习惯。这虎童蟒童,实为虎伥蟒伥。这野兽吃人之后,那被吃的人,化鬼为伥,专门引诱人来给野兽吃。后面被吃的人也会化为伥鬼,代替先被吃的;先被吃的,便好去投胎。也有善根浅的,竟执著长作一伥鬼,不肯投胎转世,终日为虎作伥,实在可悲!”

居然有这等事,樵夫听得趣味,静等真人往下讲。南山月却是一副太阳底下无新事的表情。

真人呷了一口茶,接着讲道:“虎童蟒童还是孩子,天真纯朴,并没有引诱人来给猛虎巨蟒吃,所以,没有顶替,便一直附在虎身蟒体上,时间已久。二童离开,虎蟒会有个适应期。此时焦躁,实属平常。没有鬼伥带领,想必它们也不会跑到山外去害人吧。况且它们的主人,也完全管得住它们的。”

南山月道:“那洞天福地非同寻常,在洞中,时间仿佛凝固了。”

林樵人问道:“人家讲,洞中方七日,世上已百年。此洞是否亦然?”

南山月道:“我说在此洞中时间仿佛凝固了,只是一种感觉吧,并不适应七日等于百年这样的换算法。这虎蟒在洞中,不吃东西也是不饿的。正常情况下,它们从不出洞伤害众生。倘若有什么动物,大至大象,小至小虫,自个儿跑到洞中去,便是天赐给它们的食物。女侠来到此洞之后,会把一些素食,捏成动物模样,喂它们吃。”

樵夫道:“女侠生病,身边得有人照顾才好。此事还得落在仙子身上。其他人皆不合适。有劳仙子了。”

仙子道:“红林已视芷茵为妹,芷茵也视红林为姐,照顾她,是红林分内之事。我此番前来,把一些事报与各位知道,现在,返回宝林洞去。”

南山月道:“仙子莫急,且先吃点东西,再带点饼食而去。嘱膳姐用面粉揉出二只兔子,好拿去喂虎蟒吃。”

广潮真人道:“南山老弟所言极是。就这样办吧!”

红林照办。

当日无事。

当夜平安。

又是一日。

东山湖客赶一牛车,来到老寨。那是老牛拉破车,悠哉游哉,好不闲适。车上放着三缸石心水。一缸给梅花新村,一缸给广潮老寨,一缸给慈觉寺。按路程,老寨最先到。见梅花村人已搬到老寨来住,便在老寨卸下二缸水,换上二个空缸。

众师友留他“食杯薄茶”再走。

他喝了茶。

膳姐往他手里塞了一块面饼。

他向各位道别,继续赶着牛车,往麻竹坑走。

理想国中能通牛车,并非鬼斧神工,也非仙人法力,乃修路劳模林樵人和陈汉之功。能与神仙搭上关系,也需君子之交淡如水,切不可滥用关系,人力可为之事,再苦再累,也得人力为之,这是林樵人等做人底线。这底线给众人的启示是,倘若不幸在亲友中出了几个官员,切不可狗仗人势、狐假虎威,还需守住本分。

要致富,先修路,讲的是交通方便有利于财物、人力进行最佳配置,促进经济发展;讲的也是有修路之权的官老爷,能因修路而大发其财;讲的还是随处可见的公路收费站,确实让不少人富起来:此树不是我栽,此路不是我开,要从此路经过,乖乖把钱拿来,哈哈哈……

林樵人等并无求富之心,只为行走方便,致力修路。在修路那激情燃烧的岁月中,樵夫湖客,结下深厚的战斗情谊。

却说东山湖客视杀人坷鬼魅如无物,在那儿进出自若,却对跌马潭有几分惮忌,听真人和法师都说勿从跌马潭上过,便走雷岭路,绕过了跌马潭,大概多走了二里路。老牛识途,走过一次之后,不用湖客扯牛绳,那牛运水去慈觉寺时,一直都走雷岭路。

走到半岭,忽见路旁一个无主孤坟之上的草层中,传来有气无力的喊声:“陈汉,拿命来……”声音过后,伸出一只手来,那只手好不怪异……


附:

一、2011年12月开始创作《万年孤独》,初以每天3000多字速度进行。写了20多章后始在网连载。后因忙于他事减速。时断时续。2016年2月开始在微信公众号《李乙隆作品》上连载。

二、《万年孤独》(百万字小说)纵横人类古今,探寻终极真理。人文精神,宗教情怀。融玄幻、武侠、言情、女尊、恐怖、搞笑等于一炉。章章有伏笔,处处有呼应。情节曲折有趣,张弛有致。让作者与您一道,畅游无穷的时间与空间。充满阅读与想象的快感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