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幻言情女尊小说《万年孤独》(26-30)
2016-09-18 15:11:38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(26)

东山湖客细看那手,指甲长尺许,甲上沾满红色液体,仿佛刚刚掐死一个人,沾着鲜血。

陈老汉面不改色,声不变调,道:“我与你往日无冤,近日无仇,你欲拿我命,却是何由?”

草层中又传来声音:“爱,不需要理由!我爱吃人,这就是理由!此树不是我栽,此路不是我开,欲从此路经过,且把命留下来……”

陈老汉听到这里,怒从心头起,火由胆边生。只见他抱起一石,吼道:“你这东西,好没道理,吃我一石。”把那人头大的石头,像推铅球般,掷向草层边。看那架势,倘若让他去奥运赛场上推铅球,冠军非他莫属。他为何不砸向草层?因他只是虚张声势,并不想真的去砸草层中的什么东西。

草层中站起一人,不是别人,正是林樵人。林樵人此举缺乏创意,害得李某说书落入了俗套,真想骂他一句。

湖客正欲骂他,忽见草层中又冒出一个脑壳,光光的。

林樵人拉着那个光脑壳,跳出草层,道:“永弘,快拜见陈师傅!”

永弘纳头就拜。

湖客把他拉起,笑眯眯道:“好!好!”

原来樵夫抢先一步到了慈觉寺,与法师说明因由之后,带着永弘来迎接陈师傅。那假指甲与红液体,却是早有准备的。这也算是给永弘上了第一课。

三人到了慈觉寺,见过法师。

卸水后,法师让永弘带湖客等去用餐。

一切都是外甥提灯笼照旧。

他们来到寺后园子里,熟门熟路,找一些干透了的粘性不强的小土块来垒小窑。小窑垒成后,便找些枯枝来烧,把土块烧得发红之后,便将火退掉。永弘已弄来蕃薯、大薯、马铃薯、竹笋、花生,有从园子里现挖的,有从储藏室取来的,一个一个放进窑里去。封了窑门,用小棍子把上面那些烧得发红的小土块戳倒,盖到薯类上面去。然后用已准备好的干透了的碎土盖在上面,盖了一层又一层,再用木棍砸得严严实实的,直到用手摸上去,感觉不到热,目的是把热捂在里面,不让它外泄。

接下来便是等待,要把薯类焖熟,总需要一点时间。

用这种方法折腾薯类,是南山月所称的薯类最佳吃法。

这种吃法,非南山月老师原创,南山月不会忘记说明出处,是从卓文那里的一本叫《山村岁月》的书中学来的。卓文夫妇决绝地摒弃现代的东西,却为何仍收藏着一位姓李的并不出名的作家的《山村岁月》等书,这个问题,以后有机会再讲吧。

用餐后,湖客等与法师道别,带着永弘走回“汉财客栈”。二个徒弟都不在了,丹明法师正好闭关静修。

不谈法师静修,只讲湖客等赶路。一路上,樵夫想起昨天跟湖客讲永弘将来会证得“声闻”果位时,还没有向他讲解何谓“声闻”,这会儿嘴巴闲着也是闲着,何不道来!日前听丹明师讲起“声闻”果位,好学的林樵人即去箱底翻起一本叫《迷津寻渡》的书,找到“声闻”一词,书曰:“三乘:即声闻乘、缘觉乘、菩萨乘。声闻乘又名小乘,缘觉乘又名中乘,菩萨乘又名大乘。缘觉叫辟支佛,声闻叫阿罗汉,果位都差不多。”书又曰:“声闻,一般又可分为四级,即须陀洹果、阿那含果和阿罗汉果等,通称为四果圣人,以阿罗汉为最高。在三乘中属小乘圣者。”

这本书是一位姓李号“逸农”的居士所编印。“逸”者,隐逸、飘逸、安逸也!“农”者:稼穑为生也。

逸农居士在书后自述,仿唐代刘禹锡《陋室铭》表明自己对俗务与小人之烦厌,抒发自己的理想:“……只盼购得薄田几亩,造庄园一所,结莲社一处,半禅半农,自给自供。苔痕上阶绿,禾色入帘青,谈笑有莲友,往来无小人。日调素琴,夜阅金经。无俗务之劳形,无时事之扰心。园不在大,有德乃馨。社不在远,有佛乃清。”

这本《迷津寻渡》,是编印者李居士的学佛笔记,每则一百余字,讲明一个概念或一点佛学常识,偶尔也有编印者的心得在里面。比如:“学佛之前,人问我何谓佛教,我背书: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自净其意。现在,读过大量佛书,人问我何谓佛教,我依然背书: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自净其意。也就是止恶、行善、净心!山还是山,水还是水。”再如:“地狱之所以可怕,酷刑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那么多的恶人、坏人、小人的灵魂混在一起,就算其他方面像人间一样,在我看来,依然十分可怕。西方极乐世界之所以吸引我,是因为群聚在那儿的灵魂,都是良善正直的,就算其他方面像人间一样,又有何不可呢!如果大家都是良善正直的人,人间也是天堂。”

正在樵夫讲着“声闻”和《迷津寻渡》时,那头拉车的老牛,突然不听使唤,狂跑起来……

(27)

樵夫等人正诧异间,眼前现出骑在虎背上的修真女侠与踩在蟒身上的红林仙子。

樵夫等人忙上前打拱问候。

女侠与仙子回礼。

湖客道:“怪不得老牛狂跑,原来,它比我们要灵敏得多。”

樵夫道:“是呀,我们总以为畜牲愚笨,其实,它们看得到的,我们不一定看得到。”

仙子道:“因虎童蟒童离去,虎蟒刚开始不习惯,在洞中有些焦躁,故红林与芷茵妹妹,驾驭它们出来遛一遛。见樵兄与湖客在此,故现身打个招呼。”

女侠道:“让老牛受了惊吓,还望包涵。”

湖客道:“那老牛自个儿跑回客栈,没什么事的。女侠不必客气!”

樵夫问永弘道:“永弘,你怕那虎蟒吗?”

永弘道:“刚开始很怕的,后来,见它们在仙姑和姐姐那儿,老老实实的,就不怕了。”

“真的不怕了吗?那上前去摸摸它们的头吧!”东山湖客趁机上起课来。

永弘迟疑了一会,就上前去摸摸虎蟒的头。

湖客道:“你怕其形,是怕它们伤害你。如果它们不伤害你,或者伤害不了你,你还怕它何来?遇到所谓妖魔鬼怪,也是这样,你不必怕它。它们不一定会伤害你。如果它们要伤害你,也不会因为你怕了,就不伤害了。所以,怕,是没有用的。遇上了,就应该冷静思考如何对付,一怕,就乱了分寸。”

樵夫当起了湖客的助教,也讲起课来:“人这东西,吃了太多的不安全食品,在野兽看来,并不是绿色食品;好多野兽,只有在极饿时才想吃人。有时它对你发起攻击,是因为你怕它,拿起武器提防着它,瞪大眼睛看着它,它就以为你要攻击它了。樵夫在打柴时,遇到的野兽多得很,一般都是各行其道,极少发生冲突。”

樵夫所言,套用时下政治俗语,便是人与野兽“搁置争议,共同开发”山林资源。樵夫所取的资源是柴薪,顺手牵羊的也不是羊,而是蘑菇、草药、野果。倘若他顺手捉羊或捉了兔子什么的,山大王老虎先生是不会“搁置争议”的。

永弘就这样又上了一课。

仙子和女侠告辞而去。

湖客他们回到了客栈。

樵夫知道永弘非常聪明,便想让永弘在新师傅面前露一手,也好给他这个介绍人长脸。只听樵夫拿起一根木棍,朝永弘道:“此木是柴山山出。永弘,来个对子。”

只见永弘不慌不忙地走到石泉旁边,指着正通过插在石缝中的一根竹管往水缸流淌的石心水,道:“白水成泉夕夕多。”

“什么夕夕多?”

“夜夜一样多。”

永弘讲的没错。那巨石之下,并排放着三个水缸,中间一个位置稍高,接住竹管流下的泉水,通过虹状软管流向二旁二个,这是利用虹吸现象。每夜,刚好把三个缸,都装了个八分满。每个缸装满水,带缸重约200斤。湖客牵着老牛拉破车,将这石心水送到山外去给人家泡茶,以前是沿街叫卖,打开局面之后,是先款后货预订。尽管严重供不应求,但湖客一不升价,二不渗假。湖客送去给广潮、丹明、南山月这些朋友的,分文不取。每隔三日,就给他们各送去一缸。

林师傅又出题:“何为祖师西来意?”

永弘迅速答道:“尽在拈花一笑间。”

“此水是水。”

“此山是山。”

“此水不是水。”

“此山不是山。”

“此水还是水。”

“此山还是山。”

“树动还是风动?”

“是林师傅心动。”

“菩提本非树。”

“明镜亦非台。”

“本来无一物。”

“何处惹尘埃!”

湖客自知不算博学之人,但樵夫与永弘这一问一答,了无新意。

湖客道:“这些话耳熟能详,何不来点新的?”

樵夫道:“世间好语书说尽。”

永弘道:“天下名山僧占多。”

樵夫道:“旧为新时新亦旧。”

永弘道:“新为旧时旧亦新。”

樵夫道:“太阳底下无新事。”

永弘道:“科学前头有佛经。”

终于听到一点新东西,樵夫喜道:“好一个‘科学前头有佛经’,妙!对得妙!”

湖客淡淡一笑,似有深意。

樵夫转向湖客问道:“君乃穆斯林?”

湖客似答非答:“我敬伊斯兰!”

樵夫继续问道:“君读佛经否?”

湖客似答非答:“偶读古兰经。”

三人正对得兴起,突然,巨石上面,传来怪声。

(28)

大家抬头去看,只见干将那曾经惊天地泣鬼神的铸剑炉,比满腹经纶却怀才不遇的说书人李某还要落魄,一只昏鸦,正在上面拉屎。拉就拉吧,还怕别人不知它如何了得,竟声声怪叫,十分刺耳。就像虎落平阳受犬欺,那恶犬还唯恐别人不知,满天下狂吠。

湖客厌恶地拾起一颗石子扔上去,把它赶走。

看着那落魄的铸剑炉,樵夫忽然有些伤感,想起英雄末路什么的,再由昏鸦这一意象,很自然便想到了马致远的《天净沙》:“枯藤老树昏鸦。小桥流水人家。古道西风瘦马。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”樵夫因地制宜,信口将其改成:“老树昏鸦石头。幽泉客栈瘦牛。远山僻岭剑炉。樵夫夕照东湖。”

湖客赞道:“林老兄跟南老师、卓先生混久了,竟沾上了文气。真是近朱者赤。不错!”

说话间,烧水泡茶用的小炭炉早已烧红,工夫茶具也已摆妥。

樵夫笑道:“被山月兄弟赤化的,何止樵夫!就连你这离他较远的,不也整天泡潮汕工夫茶吗?还说什么滴茶呀、食茶呀,不都是从山月兄弟那里学来的词儿吗?哈哈哈,龟勿笑鳖无毛!”

湖客道:“对对!就连这副茶炉家伙,也是南老师云游时,给湖客带来的。”

“哈哈哈,茶炉家伙,不也正是潮汕土话吗?”樵夫道。

“反正不是近墨者黑,就好!”湖客用这句总结性的话,结束这一话题。

茶话茶话,喝茶岂能无话!无话也要找话!只听林老兄道:“樵夫认为,胆小的人,往往疑神疑鬼。他们对鬼的害怕,远甚于对兵匪蛇兽的恐惧。因为兵匪蛇兽毕竟是看得到的,他们没有来,便没有什么可怕。可鬼这东西,站在你后面正把手伸向你的脖子,你还不知道,因之十分可怕。听说信伊斯兰教的人不信鬼,所以不怕鬼,胆子就大了。是这样的吗?”

湖客陈汉道:“东山湖客才疏学浅,下面所谈可能对错参半。林老兄且听之。在无神论者看来,鬼神全是人的幻觉;泛神论者则认为鬼神铺天盖地、名目繁多;而在伊斯兰看来,无神和泛神皆走极端。正像人类自身需要物质与精神的双重滋养一样,宇宙同样是物质与精神的双重组合,只不过人类对物质可感知而对精神不可感知。对于鬼神之说,穆斯林绝不捕风捉影,盲目信仰,而是依经据典,理智对待。首先,相信真主安拉由火上所造的有别于人类的镇尼的存在。镇尼乃浊妙二性,既可以妙体出现,又可以人或动物的形象出现。他们亦有穆斯林与卡菲尔的区别,分男女老少,有饮食、生死、婚配等习性。”

“镇尼?”樵夫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,甚觉有趣。

“镇尼,是阿拉伯语音译,意译为精灵。是一种有理性的形体隐匿的存在物,其体质多半是火焰和空气。也可能有一种是纯粹的精神。”湖客道。

樵夫反客为主,直往陈老汉杯中冲茶,此举当然是鼓励湖客继续讲课。

湖客道:“镇尼受造于人祖阿旦之前。大地原由镇尼治理,由于镇尼性烈,经常互相残杀,致使大地被破坏殆尽,于是真主派天使将镇尼大部分诛灭。少数镇尼逃于荒岛和深山之中。后来真主造化了阿旦,命令众天使给阿旦叩头,结果只有易卜里斯公然对抗主命,不肯叩头,原因是他认为无论出身还是功修自己远比阿旦高贵。于是真主将其逐出天堂。易卜里斯不思悔改,反而发誓要将阿旦及其子孙全部诱骗至迷途。易卜里斯成功地将阿旦夫妇骗出天堂,来到大地上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阿旦子孙不断繁衍,人类社会开始出现,而此时曾逃到海岛与深山中的镇尼也繁衍成了数目众多的群体,潜入人类社会……”

湖客讲到这里,把话打住,喝茶。樵夫忙给他添茶。

(29)

“由于努哈与素莱曼二圣曾和镇尼缔结约定,镇尼不得伤害人类,所以镇尼中的穆斯林格守约定,与人类和平共处。”湖客继续讲道,“他们中有的还到清真寺中与人类一同礼拜,清真寺中偶尔会发现他们的踪影。镇尼穆斯林也接受穆圣教诲去劝导他们的同类。”

好学的樵夫对这类内容兴趣浓郁,而湖客的徒弟永弘则似听非听。

湖客不会去批评永弘没有认真听课,因为他知道永弘真正的师傅是丹明法师,永弘来他这里所学的科目,仅仅是“胆量”,并非其他。

见樵夫听得津津有味,湖客当然讲得兴致盎然,只听他道:“镇尼中的卡菲尔则与易卜里斯同流合污,与人类为敌……”讲到这里,他故意提高声调,仿佛人类正面临危险。

招财猫“喵”地一声,仿佛有个镇尼,正站在它面前。

“由于天使对人类的保护,镇尼不敢公然侵犯人类,只能隐藏于无人居住的旧房屋及人烟稀少之处,伺机而动。镇尼伤害的对象是卡菲尔和那些信仰薄弱、缺乏功修的所谓穆斯林。真正的穆民,镇尼无力伤害。镇尼伤害人的手段,或侵入人体支配人的大脑使人神智失常,任其摆布,或附在巫婆、神汉等装弄鬼者的身上,以治病或驱鬼为借口诱人上当迷信。避免易卜里斯伤害的最好方法是先正己。”

樵夫道:“似乎所有善教都是这样劝善的,只不过名目不一样。”

湖客不理会樵夫的话,呷了一口茶,又侃侃而谈:“其次,穆斯林对鬼神的看法是参考科学解释,认为对不解之事不必大惊小怪,或许只是一种人类还未能理解的自然现象,与镇尼无关。穆斯林相信科学但也不陷入‘科学迷信’,认为把所有鬼神现象都以‘科学’来解释,则未免牵强。”

湖客讲到这里,又喝茶,忽然想起什么,忙作补充说明:“以上内容,非本人原创,是从书中看来的,湖客忆其大意,与原文或有出入。对的是作者所言,错的是湖客胡说。作者不详。特向作者致谢!”湖客这种“转载”能注明“转载”、尊重原创者的做法,本属平常,可在眼下,却属可贵。对这种做法,说书人李某极为推崇,一直努力倡导着。

二友正闲谈间,竟不知小和尚永弘已跑开了。

樵夫举目去寻,见永弘正忙着打扫卫生。樵夫赞道:“真是个好孩子!”继而朝永弘喊道:“永弘,过来。”

永弘走过来后,樵夫道:“永弘,有句话,林师傅不知该讲不该讲。讲也无妨。反正你丹明师傅、道寨众师友,都知道我是个大嘴巴。”

见樵夫讲得一本正经,湖客也来了兴致,且听他要讲什么。只听林师傅喝了一口茶,又道:“永弘呀,你不是一般的肉体凡胎,你将来,是要证得声闻果位的。你不用怕东怕西。你陈师傅所说的镇尼也好,我们通常所说的妖魔鬼怪也罢,你都不用怕。你不怕它们,它们反过来可能会怕你呢!因为,你是未来的声闻。声闻再往上,就是菩萨了。护法神会保护你的。没有什么东西能伤害你的。当然,林师傅这样跟你说,不是要叫你往悬崖跳,往火坑跳,往深潭跳,往虎穴蟒洞里钻。你还要像过去那样,小心谨慎,注意安全。但心细不等于胆细。在尽量让自己安全的情况下,就不用疑神疑鬼、前怕狼后怕虎了。林师傅也不知自己这番话讲得对不对,如果讲错了,你听你丹明师傅和陈师傅的,听南山月老师和卓文老师的。”

樵夫停住话,想让东山湖客补充意见,谁知这陈老汉,只顾喝茶。

樵夫呷了一口茶,吃了一块茶点,又呷了一口茶,继续朝永弘道:“林师傅就要回到广潮道寨那儿去了。你就留在这里。你陈师傅什么时候让你毕业,你什么时候离开。”

小和尚道:“好!”

樵夫转过脸朝湖客道:“对孩子讲,你将来会得到什么大成就,会成为什么大人物,比如大科学家、大作家、大哲学家、大画家什么的,所以,你现在必须认真学习,樵夫认为,这样的教育方式,也有其道理。”

湖客依然不置可否。

樵夫讲完想讲的话,好不畅意,站起身拱手道:“樵夫告辞了!永弘这孩子,有劳湖客!”

湖客拱手道:“恕不远送!林老兄一路走好!永弘,送送你林师傅。”

永弘道:“好!”

永弘送林师傅走出二三十步远,樵夫和蔼地摸了摸永弘的小光头,道:“你回去吧!”

永弘道:“好!林师傅一路走好!”

永弘走回“汉财客栈”,一看,那陈师傅,竟然不见踪影了。

(30)

暂且不管东山湖客因何不见踪影,却说林樵人往广潮道寨赶路,在离道寨几十步远的一个小土坡上,站定,歇一口气,俯瞰一下沐浴在夕霞中的这个小村寨,喜悦之情油然而生。

这真是一个山明水秀的好地方!

云游中的南山月看中这个地方,便邀广潮真人、红林仙子前来此处,过起半人半仙的日子,有仙界之美妙,无天庭之拘束。

广潮红林早已达到飞仙境界,却随缘而自降为半人半仙,与人杂居,食人间烟火。他们在人境中,自然不能滥用仙法,就像人世中那些官员,不能滥用权力一样。因之他们筑建村寨,还得请人世间能工巧匠。在地球人看来,广潮红林只是道士道姑、南山月只是教书先生而已。

“烂柯人”林樵人在打柴时看到二个老头在一块石头上下棋,便上前去看,看得忘了时间。这回所下的棋,不是“王质版本”中的围棋,而是象棋。他的传家之宝砍柴刀毕竟是把宝刀,当然没有像王质的斧头那样烂掉。他这么看了一会儿,竟躲过了一个兵荒马乱的年代。许多同时代的人死得很惨,他安然无恙。喜欢考究的人,可以到林樵人的家乡去看,那儿有个大帽山,因山形似帽,故以形设名。山上有一石头,上面平坦,细看之下,车道马路、楚河汉界,颇为分明。此山今叫棋盘山。

却说林樵人被老头提醒回家后,已人物全非,找不到一个亲人,自己的家也早已不在。

他上大帽山寻仙,寻找了好长一段时间,连个仙影都看不到。这天,正独自在山谷里走,忽见一个老头和一个弱女子,被一豹所追,惊恐万分。他挺身而出,与豹“切磋武艺”,竟不是豹之对手,差点葬身豹腹。

当那豹子把他击倒在地,张开大口正欲咬他喉咙之时,一块石子从弱女子手中击出,正中豹口。那豹子惨叫一声,丢下林樵人,逃之夭夭。

那老头和那女子,就是广潮红林;棋盘山上那二个老头,也正是他们所化。那豹子也非恶物,实是此山土地伯公所扮演,看他演技,可得最佳男配角。当然这一切,林樵人是不知道的。

却说林樵人从地上爬起来,不顾自己伤痛,欲来看看老头和女子可曾受伤,却见老头与女子已是一副神仙模样。樵夫先惊后喜,纳头就拜,表达自己对神仙的景仰之情,有如滔滔江水,希望能够跟从他们。

老者道:“你欲跟从我等,却也不难。你且闭上眼睛,跟着我们的脚步声走。等我们说到了,你再睁开眼睛。倘若在此之前,你忍不住睁开了眼,便再也找不到我们了。”

林樵人照做。其实,这对凡人而言,苦不堪言。磕磕绊绊,跌打滚爬,还不时有什么野兽从身边呼啸而过,要控制自己不睁开眼,还需不浅的定力。

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走了多远的路,林樵人快支持不住了……


附:

一、2011年12月开始创作《万年孤独》,初以每天3000多字速度进行。写了20多章后始在网连载。后因忙于他事减速。时断时续。2016年2月开始在微信公众号《李乙隆作品》上连载。

二、《万年孤独》(百万字小说)纵横人类古今,探寻终极真理。人文精神,宗教情怀。融玄幻、武侠、言情、女尊、恐怖、搞笑等于一炉。章章有伏笔,处处有呼应。情节曲折有趣,张弛有致。让作者与您一道,畅游无穷的时间与空间。充满阅读与想象的快感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