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幻言情女尊小说《万年孤独》(31-35)
2016-10-12 10:15:2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(31)

就在林樵人快支持不住之时,只听老者道:“到了!”

林樵人睁开双眼,便看到了这个小村寨。后来便知道,这个小村寨的两个处所,一称老寨,一称梅花新村,均为潮汕佬南山月所督造,故尽显潮汕民间建筑风格。

老寨主体是一座“四点金”。所谓“四点金”,因其四角上各有一间其形如“金”字的房间压角而得名。“四点金”的建筑格局跟北京的四合院有点像。外围一般有围墙,围墙内打阳埕,凿水井。大门左右二侧有“壁肚”。一进大门就是前厅,二边的房间叫前房。进去就是空旷的天井,天井二边各有一间房,一间作为厨房,称为“八尺房”,另一间作为柴草房,一般称为“厝手房”。天井后面就是后厅,也称大厅,是潮汕人祭祖的地方,二边各有一个大房,是长辈居住的卧室。“四点金”一般不对外开窗,窗只开向内庭。这是因为有这样的说法,“财气”从大门或从上天降临积聚于天井后,再通过各房门窗“吸”进屋里,若对外开窗就会“财气”外泄。

广潮道寨的这座“四点金”,因其大门外还有寨门,有时也称寨门为大门,便把“四点金”大门称为厅门。

梅花新村主体是一座“下山虎”。“下山虎”因前面如猛虎下山而得名。其建筑格局比“四点金”少了前厅前房,其余的基本一样。

平整光滑的大理石铺就了天井。所有的房门顶上绘有壁画。壁画内容是民间广为流传的有吉详色彩的神仙故事,如“仙姬送子”、“八仙过海”、“蟠桃贺寿”等。

为了防外来盗贼和村界械斗,潮汕各村落大多建起寨墙。墙高而厚,把全村住宅围在其中。寨门十分坚固,上面还筑有小楼作岗哨。寨门皆有大而厚的大门板,夜间关闭时里面常以粗大的杉木段栓在两边门墙的铁套中,像城门一样牢固。广潮道寨的寨门,也是这样子。

广潮道寨这座“四点金”,已有寨墙围起来了,便不再筑围墙。

潮汕民居何以建筑得如此富丽堂皇?民间学者散仙给樵夫讲了下面这个故事。

相传古时候,潮汕地区的民居十分简陋,全属豆腐渣工程,如果遇着刮风暴雨,房屋就会倒塌下来。

一户姓陈的人家有个女孩,由于家穷,从小上山放牛,因为风吹雨淋日晒,皮肤黝黑,乡里人都叫她做“乌姿娘”。

一天乌姿娘放牛归来,见村头人山人海,不知出了何事,就问旁边一位老伯。

老伯告诉她,朝廷派一位国师来这里寻觅一位“头戴凤冠,身骑麒麟,手执拂尘”的娘娘。乌姿娘感到新奇,遂将牛栓在树下,上前去看热闹。不料人已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,怎么挤也挤不进去。她灵机一动,便跃上牛身看热闹。

那国师一看见她,欢天喜地朝手下人喊道:“快来接娘娘凤驾!”原来,国师见乌姿娘站在牛背上,就说她骑的是麒麟,手里拿的牛鞭是拂尘,头上那顶插满野花的斗笠就是凤冠。

众军士急忙上前跪接。

这么一来,吓得乌姿娘从牛身上跌落下来。

说也奇怪,当军士们将她从地上扶起来时,乌姿娘竟然变成一个肌如白玉、美若天仙的窈窕美女。

国师即命众军士将她抬进京都。

皇帝见了,龙颜大悦,立她为后。

陈皇后日夜思念家乡。

有一天,电闪雷鸣,飞沙走石,瓢泼大雨。皇上退朝回到后宫,见陈皇后柳眉紧锁,闷闷不乐,忙问她有何心事。陈皇后奏道:“臣妾思念家乡的父老乡亲,他们住的是泥屋草舍,如今雨暴风狂,臣妾家乡未知又有多少房屋倒塌!”

皇上听罢,不禁动了爱怜之心,遂指着金碧辉煌、巍峨壮丽的宫阙说:“风停雨止之后,朕赐八万银两,让爱卿故乡按此仿造房屋居住如何?”陈皇后一听,忙跪下叩头谢恩,并恳求皇帝传下一道圣旨,选潮汕能工巧匠进京,学习建筑工艺。自此以后,潮汕地区就仿照宫廷式样,建造房屋。

林樵人正在小土坡上欣赏着老寨新村,还品味着散仙所讲故事,忽见残月追打着晓风,忙上前问个缘由。

(32)

残月因何追打晓风,且按下不表。却说永弘见陈师傅不见了踪影,正在四处张望。

忽然,五六丈高的巨石之上,传来说话声,是二个正在争论着的声音。一个声音粗硬,一个声音尖细。

只听那个粗硬的声音道:“这个大的给你吃。我要吃下面那个嫩嫩的孩子。”

那个尖细的声音道:“不!那个嫩嫩的孩子,我才要吃哪!这个大的,就给你吧!”

“你吃大的!”

“你才吃大的!”

“我吃小的。”

“我才吃小的。”

“要不,这样吧,我们把大的和小的,都砍成二截,你和我,各拿半截吃。”

“不行,砍成二截不公平,上半截和下半截不一样。最公平的做法是,从头到脚,劈成二半,一人一半。”

“那好,我要右半边。”

“为何要右半边?”

“因为他们都不是左撇子。”

“那我们来剪刀石头布吧。谁赢了,谁先挑。”

“好!”

“剪刀石头布!”

“剪刀石头布!”

聪明的永弘也有猜测是不是陈师傅在给他上课,但那二个声音,一点也不像陈师傅呀。永弘害怕起来了。

正在他想逃跑又不敢跑、二腿直打颤的时候,巨石上面传来陈师傅的声音:“永弘,这一课,你上得怎么样?有进步了吗?”

永弘如释重负,嗫嚅着道:“还是……有点……害……怕……”

师傅攀上巨石旁边的那棵大树,爬了下来,拍了拍手,朝永弘道:“其实呀,好多让你害怕的东西,都是人在装神弄鬼。不用怕,怕也没用!”

“谢谢陈师傅教导!”

请别怪说书人又是这一套,上课嘛,有时未免要复习、巩固知识。

永弘见陈师傅爬树爬得手黑黑的,忙打来水让陈师傅洗手。

师徒俩沉默了一会,永弘道:“师傅,您的口技真好!我有点怕,是因为您的口技把我给蒙了。”

“不是我的口技好,是你心里还有鬼!”陈师傅道。

太阳下山了。

师徒俩准备吃晚餐了。

他们不想请说书人一起吃,说书人也不想管他们了。

去梅花新村看看吧。

梅花新村,晓风带着梨童、泥童、画童,残月带着根童、乐童、面童,分成二组,在玩捉迷藏。

晓风他们藏得隐蔽,残月他们总找不到,时间一到,残月认输,晓风他们才现身。

轮到残月他们躲藏,晓风他们来捉。

晓风一下子就找到了残月他们。

残月又输了一局。

残月不服输,认定晓风偷看,所以,就追打着晓风。

正打闹中,樵师伯来了。

请樵师伯当包公,来断这案。

樵师伯把第二局比赛结果取消,让他们重新进行第二局比赛,樵师伯当裁判。

结果,还是残月输了。

这回,她无话可讲了。

梅花新村,就是这样好玩。

本来,大家都一起住在老寨。

南山月老师喜欢让春笋学舍的孩子们在玩耍中学习,怕孩子们闹哄哄的影响了广潮红林的静修,所以,才有了梅花新村。

春笋学舍本来只有二个半学生,晓风残月二个,还有茶妹半工半读算半个,现在,加上六童,热闹了起来。

和平时期之夜,南山月老师与晓风、残月、茶妹四人,住在梅花新村。现在,由于女魔出没,所以,日里让孩子们到新村学习或者玩耍,夜里便让他们到老寨来住。

于是,每夜,慈爱的广潮真人,看着这一群孩子,在眼皮底下,跑来跑去,吱吱喳喳,总是乐得合不拢嘴。

这真是一个幸福指数很高的地方。

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。能把相似的故事写得引人入胜,才见笔力。

正在说书人想表现自己的笔力之时,茶妹跑进大厅,惶恐道:“永武不见了!”

(33)

林樵人是个好人,却不是个好老师。

他早上带着永武去面前岭习武,回来之后,布置永武在练功房打沙包。他自个儿则跑到慈觉寺,带永弘到雷岭路伏击东山湖客陈老汉。在东山湖回来之后,只顾当晓风残月的裁判,竟把永武忘到一边。说书人且把此事给他记下,以后,他申办教师证,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红林仙子吩咐晓风残月照看六童,让大家到处去寻找永武。

广潮真人微闭双眼,凝神息虑一刻钟之久,终于看到永武了。

只见永武走出练功房,傻乎乎地东逛西转,终于认准方向,往梅花新村走去,似乎要去找好伙伴晓风一起玩。

走到梅花新村,正逢大家在捉迷藏。

大家只顾着玩,没有人留意这个小和尚。

小和尚看着大家在玩,露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。

轮到晓风他们去藏匿了。小和尚也不跟大家打声招呼,竟也找个地方躲藏起来。残月他们来找晓风和他所带领的三童,没有人去找小和尚。

后来晓风与残月就争吵起来了,更把小和尚忘到一边。

真人也不是全知全觉的,即使在这方圆半舍之内,他也有盲区。修真女侠的宝林洞是一盲区,现在,永武所藏身的地方,也是一盲区。还不知有多少盲区呢?

大家寻思,可能是这小家伙打沙包打累了,躲起来时,竟睡着了。他本来就很能睡的。

大家把梅花村里里外外翻了个遍,恨不得把环绕着“下山虎”的小松林、小竹林、小梅林全部砍平,掘地三尺。

“永武……”

“永武……”

呼喊声此起彼伏。

天色暗了下来。

夜幕就要降临了。

找呀找呀……

就是找不到!

怎么办?

怎么办?

大家焦急万分。

连那条狗也跟着大家乱跑,可惜它不是警犬。

忽然,那条狗对着寨门上作岗哨用的小楼吠了起来。

大家抬头去看,小和尚正在那儿伸懒腰呢!

原来,没有人去找永武,永武自己出来了,走回老寨,看见寨门上的小楼,觉得好玩,便上去了。一个人在上面坐了一会,就打起瞌睡了。

这寨门上的小楼,与真人近在咫尺,因何成了盲区?

原来,红林仙子怕守岗哨的人独在寨门之上,半夜里被空中飞行的邪物所伤,便在岗哨周围布法。红林仙子法力不比广潮真人差多少,所布之法,竟未被真人穿透。

林樵人心里有点内疚,忙跑上小楼,把永武抱了下来。

晚餐,比往常推迟了一个时辰。

大家用餐完毕,漱口,喝茶。

红林仙子弹筝,弹的是卓文老师所谱的曲子《古道西风瘦马》。卓文说这支曲子是为他读初中时的一位姓李的老师所写的诗而谱的。那诗,红林仙子还没读过,想必是借马致远的《天净沙》来抒情,一定是一首美丽得令人心疼的诗,只有这样,才配得上这样的一支曲子。卓老师说,他谱这支曲子的灵感,完全来自于那首诗,那份至纯至美的伤感。他甚至认为,只有他那位老师那样的气质,才能写出这样纯美的作品。

曲毕,大家还沉浸在那美丽而忧伤的意境中,过了一会儿,才鼓起掌来。

曲终人不散。晓风、残月、茶妹等人演起了小话剧《注水版高老庄》。

残月首先告诉大家,剧本不是“春笋话剧团”原创,是根据一篇佚名网文改编的,尽管加添了很多乐子,但改编永远是改编。向网文作者致敬!

晓风扮演唐僧;残月反串男角,扮演她所喜欢的孙悟空;茶妹扮演莫明其妙的白骨精;永武硬被赶鸭子上架,扮演台词不多的白龙马。

只见他们戴着残月制作的面具,闪亮登场。

唐僧:悟空,你看看前面是个什么去处。

悟空:说道这认字么,我就很惭愧了。虽说也认得几个字,但是已经好久没有复习了,大概有五百年了吧?

唐僧:你还真是调皮,在大山下面压了这么久也不好好学习文化知识,以后取来了真经,一旦下了岗,再就业可成问题啊!取经回来后,我介绍你去春笋学舍学习吧。我跟南山月老师熟,可以打九折。南老师的水平虽然比我差远了,但是还算过得去。

悟空:原来你拐了这么大的弯子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!不就是几个字嘛,“高考庄”!

(34)

唐僧:靠!高考?你这德性还想高考?那个字念“老”!

悟空:哦,原来是“高考老”!

白龙马:白痴!

悟空:你骂谁?

白龙马:谁看我我骂谁!

悟空:我打……

唐僧:住手!你怎么总是这样……你要是再这样,我就不和你玩了!

残月解说:说话间,他们来到了高老庄。

白骨精:鬼啊!

悟空:看!师傅,你又吓到人家了。

唐僧: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,施主,你这是……

白骨精:看你肥头大耳的样子就知道一定很好吃,而且你是吃素的,肯定不会吃到“瘦肉精”、“牛肉膏”、“一滴香”、“化妆猪肉”、“地沟油”和激素喂大的鱼虾鸡鸭,称得上是我白骨精的绿色食品。来人呀!把这个和尚给我……

这当儿,残月已把悟空面具换成墨镜,胸前挂着一块纸牌,写着“导演”二字。只听她道:cut!

白骨精:导演,怎么了?

导演:白骨精,你急什么?你出场还早着呢!拜托!现在出场的是高老太爷家的仆人!

白骨精:哦,sorry!

晓风解说:高太爷家的仆人,且称之为高仆,向唐僧师徒走来。

茶妹很快扮成了高仆,只听她道:这位师傅,不知道您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?

唐僧:贫僧是从东土大唐而来,去往西天极乐世界取经的。

高仆:你要死啊?上西天!秀逗!那你旁边那个是什么东西?

唐僧:他就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!

高仆:知道了,原来你们是耍马戏的疯子。

唐僧:施主何出此言啊?

高仆:一个胖子牵着马领着猴子,挑着担子,穿得花花绿绿,当然是演杂耍的了?又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去往极乐世界,还说什么五百年前?不是疯子是什么?

唐僧:施主果然说得有理!

悟空:有你妈个头啊?他在骂我们你听不出来啊?

高仆:猴子会说话?完了完了,一个妖怪没走,又来了一个,我还是去请法师先!

悟空一把抓住高仆:你说什么?妖怪?

唐僧:施主,你说这里有妖怪?你不知道,我这徒弟就是“想要左拐”的能手。

高仆:什么“想要左拐”?

这回茶妹胸前挂着一块纸牌,写着“编剧”二字,只听她道:哦,sorry!是“降妖捉怪”,因为是拼音输入法,所以……

唐僧:施主,你继续听我讲,我们捉妖价钱合理、童叟无欺……

茶妹摘了胸牌,又变成高仆:好好好,不过能不能请这位大师放开我先?

悟空:不好意思,我一听到“妖怪”三个字,就像运动员服了兴奋剂!

高仆:“妖怪”三个字?

唐僧:惭愧,他不识数的!

高仆:靠!跟我来吧!

残月解说:说话间,他们进了高家大宅。

高仆:老爷,夫人,我回来了!

想不到膳姐这回也被他们拉下水,居然反串,扮演起高太爷来。只听她装着苍老的男声,朝高仆道:虽然你长得呀,身材比较苗条,发型比较飘逸,皮肤比较白皙,眼睛比较醉人,嘴唇比较性感,双腿比较修长,胸肌比较丰满,头脑比较简单……总之一句话,就算你长得比南山月老师还帅,你也不应该和妖怪里应外合啊?

高仆:里应外合?老爷,您误会了,这二位是降妖的大师,不是妖怪!

高太爷:旺财,你又骗我?

悟空:老头儿,我真的不是妖怪,这是返祖现象,大概是基因突变吧?

唐僧给高太爷递上一个本子:look!

高太爷:什么?大唐签证?莫非师傅是从东土而来?

唐僧:正是!

高太爷:靠!原来大唐也有妖怪!

悟空:已经说过了,不是妖怪!


(35)

转眼间茶妹打扮成一个老太婆样子,只听她朝观众席道:老身乃高夫人也。转头朝剧中人道:好吧,你们既然是从东土而来,即便是妖怪,也应该是通情达理的妖怪。

晓风已摘下唐僧的帽子、披上南山月老师的外衣,一副老师派头,只听他道:怎么搞的?加了一个高夫人,有这个必要吗?

茶妹又成了编剧:南山月老师,您有所不知,这位老太婆是赞助商的老妈,她想过一把戏瘾。就从高太爷那儿借几句台词给她吧。

唐僧:施主,您可不可以把这里闹妖怪的事和我们讲一讲,顺便拿点饭来给我们吃?

高太爷:旺财,去备饭。

茶妹又成了高仆:不知道二位爱不爱吃白菜馅的包子?

悟空:爱!

高仆:韭菜馅的呢……韭菜馅的呢……猴头,我在问你呢!

悟空:对不起,爱就一个字,我只说一次……

高仆:靠!还真有个性!

高太爷:各位师傅,事情是这样的。三年前,我们这里来了一个壮汉,到我家来打工。他衣着朴素,干活卖力,马力强劲,速度快,刹车快,还挺省油呢!后来,我看这人不错,就把女儿许配给他。没想到在结婚那日,他喝多了,竟然……

唐僧:怎么了?

高夫人:他竟然……他竟然全身浮肿!长嘴大耳大肚皮,嘴里直哼哼,还长了一身猪毛!

悟空:那不就是一头猪了么?

高太爷:说的是啊!我家闺女哪敢嫁给他啊?谁知道他竟然会葵花那个大那个法!

悟空:什么?就是那个骗人钱财破坏团结愚弄人民无法无天的葵花那个大那个法!

晓风扮演的老师:什么那个大那个法?

茶妹扮演的编剧:南山月老师,您有所不知,现在电视剧审片用电脑,不用人了,因为人要那个腐那个败。现在电视剧里面的台词,如果有“敏那个感词”,就要插进“那个那个”的,就像您在网上发文章,要避开一些“过滤字符”一样。

老师:原来是这样!我有一篇文章,提到我的“那个老那个毛那个病”,没有插进“那个”时,总发不出来。我有一篇山水游记,所写的那个地方,不久前发生过一桩那个群那个体那个事件,那个地方的名字,也成了“敏那个感词”。这类事,多着呢!唉……

编剧:就连国家的那个领那个导那个人,他们的名字也都成了“敏那个感词”。

导演:你不懂,这是国家的那个领那个导那个人,他们谦虚,不想让大家在网上歌颂他们的丰功伟绩。

编剧:是吗?那报纸、电视上,可都是他们的光辉形象呀!

导演:闲话的少说,干活的继续!刚才拍到哪了?

悟空:我再来一遍吧。什么?就是那个骗人钱财破坏团结愚弄人民无法无天的葵花那个大那个法!

高夫人:正是啊!他把我的女儿关在了后院的阁楼里,现在……呜呜……

唐僧:高夫人,你不用哭得这么惨,有我在,万事大吉!乖!

高夫人:好啊,那还不快去救出我的宝贝女儿!

高太爷:如果你们能把妖怪降服,救出我女儿,我就把女儿嫁给……

悟空:我?

唐僧:我?

高太爷:那匹马!

悟空:为什么?

高太爷:让我女儿骑它呀!

晓风解说:悟空到了后院阁楼。

茶妹打扮成一个娇小姐,愁苦地坐在椅子上。

悟空:hello!

高小姐:谁!


附:

一、2011年12月开始创作《万年孤独》,初以每天3000多字速度进行。写了20多章后始在网连载。后因忙于他事减速。时断时续。2016年2月开始在微信公众号《李乙隆作品》上连载。

二、《万年孤独》(百万字小说)纵横人类古今,探寻终极真理。人文精神,宗教情怀。融玄幻、武侠、言情、女尊、恐怖、搞笑等于一炉。章章有伏笔,处处有呼应。情节曲折有趣,张弛有致。让作者与您一道,畅游无穷的时间与空间。充满阅读与想象的快感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